《赠尔白首》蓝掉小说最新章节,连漪,孟耿如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第2章 关了灯谁都一样

  他又补充问了一句。

  这下轮到她顿了几秒,微微抬了抬头,说:“我不告状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他抖了下烟灰,闭了闭眼,嗓音沙哑:“女人一向都是口是心非,说不告状就是告状,行了,今晚是我不对。”

  她重复了一句:“我不会告状。”学着他的语气,说,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。”

  他们两个人的婚事,都只是彼此各取所需。

  他和她,不是一路人,不合适。

  可在边秦父母眼中,她乖巧,温柔,还有身家清白,是个好女孩,适合边秦。

  ……

  此刻,包间里的人看孟耿如一个人回来,没有边秦的身影,穿得花里胡哨的许堃凑上来就问:“你不是说出去找边秦吗?怎么就你回来了?”

  “他遇到熟人了,过去说会话。”

  “什么熟人?长什么样?”

  孟耿如拿了杯红酒晃了下,“不知道,我没戴隐形眼镜,看不清。”

  “行吧。”

  过了几分钟,包间门再次打开,是边秦回来了。

  许堃几个扯着嗓子喊:“秦哥,你尿个尿怎么这么久,三缺一,就等你了!”

  边秦挑了下眉,说:“吵nm,把灯打开。”

  许堃嘿嘿笑,“干嘛这是。”

  紧接着,许堃拖长音诶了一声,注意到了边秦身后站了个人,看体型,一看就是个女人。

  “哥,你从哪里拐了个漂亮妹妹过来?”

  说话的人是另一个叫盛况的人,他一下子抱住许堃的脖子,来了一个锁喉。

  “艹,盛况,qnmd,撒手!老子喘不过气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连漪还没进包间,站在边秦身后,就听到了好几个人说话,看这模样似乎是边秦的朋友,跟他很熟。

  边秦扯了扯嘴角,漫不经心的,“玩你们的去。”没打算跟他们介绍她的身份,也没跟她介绍他的朋友。

  连漪挺淡然的,点了下头,跟着边秦走了进去,她视线不经意扫过,看到了刚才跟边秦说话的女生,视线对上,连漪没有什么表情,很自然错开了。

  但孟耿如没有移开视线,刚才隔太远,没看清楚,现在距离近了,她看清楚了。

  盛况不甘心,对连漪好奇极了,追着问:“哥,你怎么不介绍一下啊,你出去上个洗手间还能带回来个漂亮姐姐?”

  边秦坐回刚才的位置,顺便掐灭了手中的烟,“话这么多么。”

  “这不是好奇吗?”盛况视线时不时就瞥连漪。

  的确,连漪是漂亮,皮肤很白,模样温婉文静,脸型是鹅蛋脸,眉眼的形状漂亮柔和,她今天出门画了个淡妆,不浓也不妖艳,看起来没有攻击性。

  刚好,盛况吃这种长相气质的女人。

  他喜欢,第一眼就喜欢了。

  但让他为难的是,这是边秦带回来的女人。

  而且边秦还不介绍她的身份,连名字都不愿意说。

  孟耿如被晾在了一边,包间男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那女人身上,哦,除了边秦。

  “秦哥,那是你什么人啊,这么保密?”孟耿如也开起了玩笑,视线有意无意的朝连漪那瞥。

  连漪自己也挺不自在的,她不喜欢这种氛围,她感觉像是打扰了他们的聚会,她刚才应该走的才对。

  不过来都来了,总不能这个时候走,至于边秦不介绍她,也没什么。

  边秦懒洋洋的,喝了杯饮料,不是酒,并不着急回答。

  盛况开玩笑说:“该不是女朋友吧?”

  “不可能吧?”许堃也看向了连漪,直接问她了,“漂亮姐姐,你真是秦哥女朋友吗?”

  连漪抿了下唇,她下意识看边秦,但那男人并没有看过来,又拿了根烟在抽,嘴角还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,不过被吐出来的烟雾挡住了,让人看不清他的五官。

  “秦哥,你别卖关子了,直说吧。”盛况忍不住问了。

  而这会,连漪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来看了来电显示,犹豫了片刻,起身对边秦说:“我出去接个电话,我妈妈的电话。”

  边秦点了下头,“嗯。”

  等她出去接电话的功夫,孟耿如拿了杯酒走到边秦跟前,挑了下眉问:“边秦哥哥,你不要卖关子了好吧,都在等你的答案,该不会真是女朋友吧?”

  孟耿如问这话的时候,心跳加快,有点不确定,也有点害怕。

  其他人也没说话了,就等着边秦的下文。

  他们也是坚持,一个劲问,边秦咬着烟蒂,情绪不达眼底,就在他们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,他说了,“未婚妻。”

  三个字,简单明了,其他不多做解释。

  许堃下意识就看孟耿如,感觉到不妙。

  孟耿如的笑脸一僵,手里的杯子砰地一声掉在地上,碎成渣,她也在这时候回过神,说:“……这么突然吗?”

  气氛微妙起来,其他人脸色尴尬不太自在。

  尤其是知道孟耿如对边秦心意的许堃。

  盛况在状况外,心疼看着那杯子碎成渣:“糟糕,要赔钱了。”

  许堃赶紧打圆场:“盛况你这个小气鬼,赔什么钱,你就省这点钱,有点出息行不行!”

  边秦:“记我账上就行了。”

  盛况又回过神来,慢半拍问:“真是未婚妻啊?哥?真的假的,你怎么就……有未婚妻了?”

  边秦没说什么,他不想提这档子事,说实在话,这门婚事订得挺仓促的,他家里一直给他念叨说连漪贤惠孝顺,他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,都不愿意在家待了。

  他之所以答应,为的是图个清静,也是为了堵住他们的嘴。

  而之所以是这个连漪,是因为她老实,不会管他。

  边秦弹弹烟灰,“反正跟谁过日子都是过,关了灯谁都一样。”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赠尔白首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蓝掉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fr1sh.com/yuedu/1579.html